跨界的再創作 — 當江賢二藝術走上Runway

文/黃惠玲

文章來源/公益平台2022年一月份電子報封面故事


相片提供/臺北時裝週


「現在沒有太陽,所以也不一定看得出來海水是藍色,再過一個鐘頭,彩霞出來的時候會更美,雖然是灰色、淺灰色,但還是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點藍色。」藝術家江賢二坐在金樽工作室前,跟時尚設計師周裕穎分享他日日夜夜面對的台東海邊,每日太陽落下時,海面上瞬息萬變的顏色。台東給了他創作的第二個生命,因此他也希望將這樣的感動傳遞給其他創作者和藝術愛好者。


更重要的是,他知道這樣的感動,會轉化成另一個創作的起點。


也因此,2021年10月,周裕穎發表的2022春夏設計,他將江賢二的創作,以及傳遞給他的藝術的靈光,化成一件件模特兒身上美麗的服裝。江賢二說,「設計師做得很好,好像一次看到好多幅我的作品,站上了時裝週的伸展台。」


相片提供/臺北時裝週



「我在北美館現場看老師的作品 非常的震撼」


2020年北美館的「江賢二回顧展」,即使在疫情期間,三個月的展期仍創下12萬5千觀展人次的佳績。當時去看展的周裕穎也深受感動,「我在現場看的時候就非常的震撼,他的筆觸和質感都這麼的獨特,而且越靠近畫作、越感動。」


他立刻買下江賢二的作品集專刊,並且認真的思考是否有可能跟他合作。「一直以來我也是希望不斷挑戰自己,看到老師的作品這麼精彩,充滿了很多細膩的情感,我非常希望透過比較藝術化的手法,去創作新的服裝系列。」


在時尚的領域中,周裕穎是一個特別的創作者。他過去也不斷的嘗試與藝術家合作,他以故宮收藏的文物為設計靈感,並與台灣在地國寶級工藝師傅合作,創作「SuperlinXX 超脫」服裝系列,將傳統文化搬上紐約時裝周。緊接著與國立歷史博物館合作,以已故畫家常玉的畫作為靈感,再度走上紐約時裝週2018春夏。還有當代藝術家莊普,以及書法大師董陽孜,周裕穎每次跨界合作,都為時尚設計帶來新的驚喜。「每次的系列都挑戰著自己,怎麼樣在新的題目裡面延續之前的邏輯,又有新的作品和DNA展現出來。」


北美館的江賢二回顧展舉辦過一個活動「江我拍進你畫裡」,邀請大家與作品合照,發現自己的服裝與畫作的色彩或圖樣互相呼應的趣味。這樣的構思剛好與周裕穎的想法,不謀而合。江賢二的畫作,竟真的成為2021臺北時裝週,周裕穎最新服裝設計。


攝影/薛立璇



「看到老師的作品《金樽/春》 我好像看到我自己」


為了鼓勵年輕人做跨界嘗試,江賢二無償提供15件作品,其中《台灣山脈》轉成布料的過程,可說是煞費苦心,畫作上充滿了江賢二故意做出來的肌理,「一條一條那些像雕塑的感覺,有一點像山跟山之間的霧氣、光線。剛開始我創作的幾張是很具有很神秘性、很陰暗的台灣山脈,後來才變成有一點綠色、有一點黃色。」


周裕穎聯絡一直以來合作的仁美紡織,跟他們一起研究,如何將《台灣山脈》畫作中獨特的肌理展現出來。仁美是專門為國際品牌做織標的台灣傳統紡織廠,擁有40年深厚的緹花經驗。過去也曾經與周裕穎一起開發各種全新的紡織工藝。這次周裕穎結合數位印花、3D緹花、刺繡浮紗等工法的立體布料,呈現《台灣山脈》中,既具神秘感,又有霧有雨的作品。

「老師這個山,山裡面有山、山裡面有霧、霧裡面有雨,我就是先把它這些感覺分層出來,當時我就覺得這幅畫很適合用緹花的方式來做這樣的效果,透過很多質感的堆疊跟梳理,呈現這種遠近、堆疊的效果。」


攝影/王弼正


工作室裡,一本快要被翻爛的江賢二回顧展專刊,是這次創作的寶典。他跟工作室夥伴研究《金樽/春》的顏色。「我用烏干紗這個材料,同樣是很隨意的方式,將顏料沾在烏干紗上,再一朵朵縫製到衣服上。」


周裕穎說,他之前做常玉系列其中一套牛仔褲,是利用印刷廠老闆刮網版時用的碎布料,他將這些沾滿顏色的碎布料收集起來,拼接成一件有潑墨效果的服裝。這手法與《金樽/春》的創作方式頗為類似,周裕穎有點激動的說,「當我得知這幅畫的創作方式,我感覺從這幅畫我看到我自己!」


相片提供/臺北時裝週



「服裝秀那一天 好像是集合我的不同系列作品的裝置藝術」


2021年10月,臺北時裝週的開幕秀上,周裕穎與江賢二合作的系列,壓軸上場。模特兒彷彿是將江賢二的創作和半生創作生涯,「穿」在身上。《金樽/春》化身為長外套,黃色系為主的烏干紗點綴著藍色和紅色佈滿整件衣服,充滿氣勢;以《金樽/淨化之夜》為靈感的服裝,周裕穎運用「吐司包裝束帶」,在黑色系的服裝上,模擬原作的白色鋼絲,重現江賢二的立體動態作品。而《台灣山脈》則化身為模特兒身上斗篷般的外套,靠近細看還能看到浮紗表現的山中細雨的意境。


周裕穎以江賢二的作品為靈感的創作,不是只將圖案轉印的服裝上,而是向江賢二的創作方法致敬、對話。他刻意在剪裁上下功夫,大量運用方正的剪裁,讓服裝展開時,能夠保留畫作的完整性、感受到畫作的樣貌與精神。模特兒的造型也下了很大的工夫,「我看老師過去的照片中常戴著紳士帽,他旅居巴黎、紐約數十年,因此我設計了大圓寬帽、圍裹上長圍巾的造型,創造一種旅人的形象。」


「這個結果令我滿驚訝的!他們做得很棒,尤其是顏色。因為我的作品通常一幅是一個單一的色系,但是模特兒在舞台上,好像十幾張我不一樣的系列、不一樣的顏色疊在一起的裝置藝術,所以顏色就更豐富了!」江老師很開心的說著,「尤其是立體的作品像是《金樽/淨化之夜》,他們也可以用服裝,將他轉化成為不一樣的感覺。」


相片提供/臺北時裝週



「在台東,連灰色都比紐約、巴黎的灰色更乾淨,更有空氣的味道」


2021年的深秋,周裕穎夫妻和工作室同仁一行,拜訪江賢二在台東金樽的工作室。到訪的時候老師正在創作,平時不輕易讓人打擾的他,為了跟其他創作者分享,特別「開放旁聽」。周裕穎一行人屏氣凝神,靜靜的凝視著江賢二創作,看到他作品中的肌理、一層一層的質地和層次,在畫家專注的創作中,漸漸成形。空氣中只有江老師工作時喜歡的鋼琴聲,和他全力創作時的靜謐肅穆感。靜靜在一旁看著的周裕穎頻頻說感動,周裕穎的太太甚至眼淚奪眶而出。


他也帶著周裕穎走上工作室能眺望海面的平台,實際感受台東的海洋和空氣的魔力。「每天工作完了以後差不多五點半左右,我一定會提醒自己,上來這裡看海,那個時間是我的happy hour,如果黃昏這個時間錯過了,我會很鬱卒!」台東的自然環境給了江賢二新的創作生命,他也總是希望其他創作者能夠感受到這些,從而創作出新的藝術。



「我一生的作品都在那裡了 我很樂意創作者拿去好好利用啊」


「分享」,是江賢二近年創作生命中重要的一個主題,他向來樂於跟來訪的人分享台東給他的影響,尤其是對年輕創作者,甚至願意將畢生的作品拿出來,讓其他領域的創作者獲得更多藝術的刺激與靈感。


而且,他的作品合作跨度從音樂、時尚,到高級酒類外包裝的商業設計,可以靜謐神聖,也能優雅從容,甚至表現出生動活潑的感覺。江賢二的抽象作品經過創作者的再詮釋,展現了新的風貌。


2016年底,鋼琴家盧佳慧首次以江賢二的作品為靈感素材,自組團隊將他的抽象畫變成3D動畫,創作成全新的鋼琴表演藝術作品《蝴蝶蘭》。盧佳慧登台演出時,畫作在舞台上分解、重組、重新排列,誕生了充滿戲劇性的音樂表演藝術。這件作品獲得 Los Angeles Film Award 與 New York Film Awards 等三項國際大獎的殊榮,並曾兩度重新製作,分別於2020年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、2021年聲響藝術節進行開幕演出。2021年盧佳慧帶著《夢鍵愛琴》系列作品第一代的《蝴蝶蘭》參加林茲奧地利電子藝術節,讓一系列與台灣元素相關的創作,在國際舞台上受到矚目。


在國際上獲獎頻頻的噶瑪蘭KAVALAN威士忌,則是由藝術家紀嘉華、澤式設計劉育澤與江賢二合作,雙方共同挑選了《比西里岸之夢(海洋晨星)》、《乘著歌聲的翅膀》、《對永恆的冥想》、《金樽/夏》四幅作品,應用於外盒及酒標上。設計團隊以畫作中海洋、空氣、陽光、大地等主題,呼應威士忌製程的重要元素。


相片提供/白鷺鷥文教基金會



「我希望各領域的創作者都能來這裡 這是很棒的一件事情」


台東金樽工作室外面,如今正緊鑼密鼓的進行著建築工程,未來這裡會有江賢二美術館,館內將呈現他的畢生創作,也將邀請各領域的藝術家,到此感受不一樣的創作能量,甚至可能從此開啟新的創作。「不管是服裝、平面設計、建築或者是電影,我都很期待跟其他領域的藝術家合作,而且台灣優秀的年輕創作者很多,有這個機會大家一起合作,我覺得是很棒的一件事情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