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台十年(1998-2007)

旅居海外30年後返鄉,江賢二發覺對自己心靈的觀照,並孕育自己的文化美感,轉化於作品中。之前在紐約時,一直尋找異鄉的語言,試圖融入異鄉。他身跨兩種文化,長期處理中西藝術之間的對話,最後成功激盪出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與風格。

作品介紹

00:00 / 05:24

Music by 薛志璋

故鄉(吊橋I) Home (Bridge I) 98-01 1997-1998 油彩、畫布 127cm x 102cm

故鄉 Home 98-02 1997-1998 油彩、畫布 130cm x 203cm

百年廟 Hundred Year Temple 96-02 1996 油彩、畫布 152cm x 121cm

百年廟 Hundred Year Temple 98-07 1998 油彩、畫布 203cm x 305cm

百年廟 Hundred Year Temple 99-02 1999 油彩、畫布 220cm x 360cm

百年廟 Hundred Year Temple 00-07 2000 油彩、畫布 184cm x 136cm

淨化 Transfigure99-03 1999 油彩、畫布 168cm x 194cm

心經 The Heart Sutra 00-08 2000 油彩、畫布 122cm x 152cm

對永恆的冥想 Meditation on Eternity 01-33 2001 油彩、畫布 190cm x 300cm

對永恆的冥想 Meditation on Eternity 01-01 2001 油彩、畫布 244x366cm

對永恆的冥想 Meditation on Eternity 01-55 2001 油彩、畫布 120cm x 220cm

對永恆的冥想 Meditation on Eternity 04-20 2004 油彩、畫布 200cm x 200cm

春(對永恆的冥想01-10)  Spring (Meditation on Eternity 01-10) 2001 油彩、畫布 190x150cm

夏(夏日海島的夢境)  Summer (Summer Dream on an Island) 2001 油彩、畫布 190x150cm

秋(淨化之夜01-11)  Autumn (Transfigured Night 01-11) 2001 油彩、畫布 190x150cm

冬(百年廟01-07)  Winter (Hundred Year Temple 01-07) 2001 油彩、畫布 190x150cm

加利福尼亞  California 02-26 2002 油彩、畫紙 79cm x 110cm

廊香教堂 Ronchamp 03-01 2003 油彩、畫布 230cm x 190cm

聖修比斯 Saint Sulpice 04-08 2004 油彩、畫布 91cm x 91cm

銀湖 Silver Lake 06-15 2006 油彩、畫布 200cm x 300cm

銀湖 Silver Lake 08-02 2008 油彩、畫布 200cm x 300cm

銀湖 Silver Lake 08-05 2008 油彩、畫布 200cm x 300cm

銀湖 Silver Lake 12-20 2012 油彩、畫布 200cm x 300cm

作品介紹

離開台灣30多年,江賢二和妻女原本打算在美國終老。沒想到,1995年,他年邁的父親意外摔傷住院,無法再到美國探望他們,因此江賢二不得不返台照顧。然而這一轉身,竟在無意間扭轉了他往後的人生。

原本,他以為故鄉的一切大概都褪色為朦朧的背景,沒想到30年後,當他再度踏上故土,行走在解嚴後活力奔竄台北街頭,時空如蒙太奇劇烈跳接。他以新奇之眼,重新體驗故鄉人情世故,尤其終日流連於龍山寺、保安宮等古廟。此時,他早已積存火藥般的創作能量,異國長時間淬鍊的純熟技巧,正好與飽滿原鄉之情撞擊、炸裂,引爆他無止境的創作狂潮。他記得有一次走在路上,曾經激動到想要改名字,「我不想再叫『江賢二』,想把之前都丟掉,決心在台灣重來一遍人生。」

百年廟

他像一名隱士,粗食淡飯,在下雨還會漏水的屋子裡,創作出他在台灣藝壇得以立足的「百年廟」系列。在這系列的畫面裡,總有著通天接地的大龍柱,對比於「巴黎聖母院」的黑白灰暗,「百年廟」有類似金色、黄棕色的古銅色質感的火光,訴說回到母親國度的溫暖。畫面中的一丸小火,對比周圍的闇黑,顯得不成比例的微小渺弱,卻又可以感到它那麼堅定的燭照人心,其願力之大,形塑一股莊嚴神聖的界域。

這是江賢二可遇而不可求的創作的高峰經驗,他說:「畫這張作品,我永遠忘不了那種又激動又沉重的心情。」長年吸收西方藝術養分後,他成功融入了故鄉元素,「百年廟」系列以及之後的「蓮花的聯想」、「對永恆的冥想」等系列作品中的精神性與普世美感,宣告了「江賢二風格」的成立。

江賢二事後也分析說:「我童年時台灣到處都是廟,當時沒有什麼感覺,但離開30年後再回來,那種衝擊是很大的。我在巴黎看到教堂總忍不住推門進去,看到台灣的百年老廟也是,但並不是那些外在的型式吸引我,而是那些由燭光、香火、建築等塑造的氛圍打動了我。」現在回頭看,那些舊一點的百年廟畫作,油彩雖逐漸褪減彩度,然而冰裂紋裡的光,卻奇異的更加透亮、有神。

銀湖

因大女兒的健康狀況,江賢二曾5、6年間往返台灣和美國加州的家。那兒有一個比大安森林公園還大的水庫,因為時差,夜裡睡不著,往往他會爬上屋頂,坐看那一池水。他心繫著女兒,也思索自己下一步的藝術命運。

 

月光照射下,水面那份靜謐,震撼著他。2007年有一次從美國返台後,某一天坐在關渡大畫室裡,累積多時的龐雜心緒如冰川擠兌,內心瀕於爆裂的邊緣,他決心推翻過去,放開一切來創作,一口氣創作出「百年廟」後另一高峰─「銀湖」系列。

 

江賢二不知為何捨棄其他顏色,只用黑白。他在黑沈沈的畫面裡抹上大量的油,再揮灑上白色顏料,宛如畫面深處自然湧現的光。偌大畫室裡反覆迴盪著馬勒第四號第三樂章,江賢二在樂音中寂然不動,凝視著畫面。那莊嚴令他摒息,他感覺自己靈魂死過了一次,然後又在畫面前活了過來。

 

如果之前「百年廟」是不斷累加,「銀湖」卻是一種復歸寂滅,如曹雪芹說的「落了個白茫茫的大地真乾淨」。
 

 

所有圖像和網站內容版權©2020江賢二-保留所有權利

ALL IMAGES AND SITE CONTENT COPYRIGHT © 2020 PAUL CHIANG - ALL RIGHTS RESERVED